地缘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增强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

来源:国际网 作者:俞 邃 2019年06月11日

上合组织作为地区性的命运共同体,其成员国较好地做到了将利益与责任两者保持平衡。上合组织应该也可能成为全球治理的榜样

阅读这篇文章预计需要
8分钟

上合组织本身就是为全球治理应运而生,承担着参与全球治理的繁重任务,堪称最为成功的一个跨地区组织。上合组织要在参与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三自一包”亦即自知之明、自强不息、自我革新和包容互鉴至关重要。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尤其需要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背景下,大力弘扬“互信、互利、平等、协作、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

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使得全球治理的任务越发繁重、越发迫切。人们关心的是,被普遍看好的上海合作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应该和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在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组织中,从参与全球治理意义上来说,上合组织堪称最为成功的一个跨地区组织。上合组织所覆盖的人口占全球一半、版图占欧亚大陆四分之三的地区,展示了长期安全的相对稳定性,尽管依然存在着不容低估的隐忧。我们固然不必对上合组织的成就过度赞美,但也没有任何理由像西方某些媒体那样找茬儿唱衰它。上合组织成立之初,笔者曾经用过这样一句评语加以鉴定:上合组织的意义首先在于它的存在。今天不妨还可以这么说。

为了说明上合组织在参与全球治理中应该和能够发挥的作用,首先必须厘清当今世界局势发生了哪些变化。鉴于世界力量对比加速演变,传统热点与非传统安全难题交织,我想对当今国际形势变幻的主要方面做以下解读。一是资本主义制度弊端滋生的经济困扰与利益冲突,引发美国挑起贸易摩擦,英国“脱欧”一波三折,法国掀起“黄马甲”运动,等等。二是中国扩大开放推动世界合作共赢,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开创新局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备受世界关注,同时也引起西方一些国家的顾忌和防范。三是发展中国家的道路选择处于徘徊之中,非洲国家较普遍看好中国,拉美多国大选政治版图生变,右翼势力抬头。四是与大国干预、单边主义和民粹主义势虐相关,地区热点难以消除,例如朝鲜半岛局势虽发生积极变化,但疑点仍多,障碍犹存;中东地缘博弈依然纷繁交错,矛盾迭起。五是大国关系微妙,但不能一概而论。有中俄关系这样的典范,也有中美关系之反反复复;有美俄关系之近乎冷战,也有美欧传统盟友之间的反目;有印度那样的左右逢源,也有日本对中国的态度趋于比较务实。六是非传统安全威胁上升,如恐怖主义、武器扩散、跨国犯罪、毒品走私、非法移民、环境污染、疾病蔓延、网络安全、洗钱等全球性问题。人类环境的严重恶化,也给国家生存与发展构成了现实威胁。网络安全的极大隐患,越来越直接威胁主权国家的安全。

总之,全球治理面临社会层面与自然层面。上合组织的责任侧重于社会层面,但也要在自然层面尽其责任。

上合组织本身就是为全球治理应运而生,当然承担着参与全球治理的繁重任务。反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三股势力”是上合组织的初衷,至今仍是它的强项。做好上合组织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对全球治理的一份贡献。上合组织作为地区性的命运共同体,其成员国较好地做到了将利益与责任两者保持平衡。上合组织应该也可能成为全球治理的榜样。

上合组织要在参与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看来奉行“三自一包”非常之重要。

一是自知之明,也就是要审时度势,摆正位置。清醒地认识自身在参与全球治理中的使命和能量,哪些是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哪些是应该做却难度很大的,哪些则不属于上合组织的职能范围。从全球治理的角度来看,也不要把扩员的好处看得过分,因为扩员本身存在着利与弊的两重性。不要由于非适度地扩员,带来内部掣肘又受外部牵制的因素。

二是自强不息,也就是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扬长避短。既要把握上合组织自身的优势,加以弘扬;又要认清自己的短板,加以弥补。

三是自我革新,也就是要革除弊端,创新发展。要对上合组织中业已形成的规章制度和具体办法不断加以审视和调整,推陈出新,革旧鼎新。

“一包”,就是包容互鉴。无论是处理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关系,或是应对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关系,都需要包容互鉴。包容互鉴是求同存异的升华,意味着从求同存异上升为“求同尊异”,也要善于从“异”中得到某种借鉴。

这里涉及另一个问题,亦即如何评估上合组织的历史成就与现实能量。

上合组织是冷战结束后面临传统与非传统威胁交织,侧重安全领域应运而生的;是适应经济全球化态势,经济合作成为重要领域而逐渐展开的;是为增强互信,而在人文领域不断加强交流的。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上合组织经历了磨合期、考验期和成熟期,如今进入成熟期的创新阶段。

上合组织发挥的积极作用是始终如一的。一是威慑作用,这是对“三股势力”而言。二是凝聚作用,对于各成员国,它是一个平等对话友好合作的平台。三是平衡作用,中俄关系、中亚各国与俄关系以及它们与中国的关系,加上后来加入上合组织的印度巴基斯坦关系以及印巴与其他成员国的关系,都有一个利益平衡的问题。四是牵制作用,它是对外部任何侵略扩张势力的防范。五是吸引作用,这是对周边一些国家而言。

上合组织是当今世界发展最为稳定的一个多边组织,称得上是欧亚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样板。人类命运共同体由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构成。上合组织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都要从安全、经济、人文三方面的利益和责任去做分析。安全领域,利益比较相近,分歧相对较小。差异在于各自付出成本的多少,俄罗斯与中国客观上难免还有一个谁充当主导或合作主导的问题;但这是可以协调的。人文领域,无所谓成本,营造友好气氛,尊重文明多样性就可以了,没有多大矛盾。而经济领域,就有一个成本与收益的问题,排他性比较明显,往往成为矛盾的焦点。“一带一路”与各国发展战略对接,其难度恰恰在于成本与收益的计较。

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目标,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需要保持三点基本认识:其一,作为一种软实力,尤其要弘扬“上海精神”。“互信、互利、平等、协作、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是上合组织的精神支柱,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谁也难以反对,生命力强,意义深远,值得大力弘扬。其二,国际组织并非越大越好,上合组织的历史经验证明,深入发展比起扩大发展,更为切实,更为重要,理应处于优先地位。其三,上合组织总体上是令人满意的,但对其期望值也不要过高到脱离实际。作为一种实践样板,尤其要做好“一带一路”与“一带一盟”的对接。不能让标榜“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向上合组织领域渗透。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论断,让我们懂得参与全球治理的关键所在。就宏观而论,从纵向来看,我们不妨参考美国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的说法:迄今为止,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3个世界性大国,即17世纪的荷兰、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也有一种看法,加上18世纪的法国。当今国际上人们较普遍认定,21世纪将是中国领军的世纪。这引起美国精英阶层的惶恐不安,于是千方百计地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修斯底德陷阱”学说表面上往往多被否定,但实际上作用力依然很大,尤其表现在美国和西方一些舆论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反常态度上。身处上合组织之中,我们对此要心中有数。

0
0
收藏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