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对未来迷茫无措让这些少年操作手们,承担着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责任

来源:见道网 作者:桑欢欢 2019年05月07日

生活的不易正让这些少年们,经历着和同龄人不一样生活

阅读这篇文章预计需要
6分钟

十五六岁,本该是最肆意的年龄,读书、玩耍、时不时调调皮捣捣蛋,让父母小小抓狂一下,可是,他们却早早的离开了父母,和许多大人一起,来到异乡,钻进工程机械的驾驶室里,操作着比他们大出数倍的机器,仔细观察,你甚至无法透过驾驶室的挡风玻璃看到这些少年,可是,他们却义无反顾地驾驶着挖掘机、装载机,在工地上驰骋,用自己小小的身躯实现着大大的梦想。这些少年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少年操作手。

你也许会惊讶,这么小的年纪,为何会只身投入社会,出现在工作一线?其实,在当下的中国工程机械行业,95后、00后的操作手比比皆是,据本刊实际调查,95后机械操作手占调查总数的22%,00后机械操作手的占比为4%,而很多85后、90后的操作手,也大多是从15、6岁起就开始了操作手生涯。曾经的老操作手,现为南京宏徽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刘杰飞道出了原委:“这些孩子基本都来自农村,不喜欢上学,这么小的年龄,没事儿可干,唯一的出路只有学习驾驶技术。”诚如刘杰飞所言,中国工程机械操作手低龄化日趋严重,甚至出现了十七八岁就已经是老操作手的情况。他们用稚嫩的双肩挑起了繁重的工作,也遭遇了很多同龄人无法想象的经历:颈椎病、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等等这些中老年常见的疾病已经开始在这个群体中肆虐,据不完全统计,90后操作手中患有上述疾病的占比为68%,而同龄人并不常面对的死亡更是时刻发生在他们的周围。

同龄人并不常面对的死亡更是时刻发生在他们的周围

来自四川的小古就是这些少年操作手中的一员,12岁就开始了操作手生涯,5年来,他见到了太多的死别:“现在开挖机又没意思又危险,这几年我身边的驾驶员朋友已经牺牲了好几个。”四川地势特殊,多为盆地,驾驶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翻车,而这一翻,大多是落入悬崖,深不可见。“这两年,我知道的挖机翻车事故已经有10多起了。”介绍时,小古的声音中透出了太多无法言明的情绪。在许多人眼中,驾驶工程机械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技术要求不高,施工现场设备少,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事实证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身处环境复杂多变的工地上,稍有不慎,随时会发生翻车、撞车等安全事故。调查显示,有70%的操作手遇到或听到过翻车等安全事故,究其原因,粗心大意、经验少、疲劳驾驶等成为主因,而这些却是十几岁的少年们无法避免的,年少、心性不定、爱玩......很多同龄人都有的特性促成了这些弊端,最终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

不仅如此,自我保护意识在他们这里更是无从谈起。16、7岁就开始开挖掘机的孙录工作了6年,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劳务合同和社保对自己的重要性:“我没有和用工单位签过合同,也没有上过保险,觉得没什么用处。”孙录绝非是个例,数据显示,90后操作手中两者都无的占调查总数的64%,自己参保的为36%,而签订了劳务合同的只有1人。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不知是否能引起业内的注意?

27岁的山东临工“中国好司机”包头赛区冠军任志新是一位拥有15年驾龄的老驾驶员,13岁时,因为不爱读书,便跟着姑父一起开起了挖掘机,如今再谈起当初的选择,任志新后悔不已:“现在就想回到学校好好读书,有知识、有学历,干什么都行,不像现在,除了会开挖机什么都不会,想转行都不行。”任志新的后悔为我们揭开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大伤疤,低学历、无法适应设备智能化是当下90后、00后操作手的真实情况,他们的短板某种程度上严重制约了中国工程机械智能化的发展,某位大型工程项目的承包商曾直言不讳地指出:“工程机械那么多的智能化根本用不到,因为我们的操作手文化水平太低,根本不会用。”

但是小古却有不一样的看法:“假如我现在还在读书,差不多是高三的样子,按每年四、五万开支来算,应该要用家里的钱接近十几万元,但是开了挖掘机之后,每个月有工资,不仅节省了上学的费用,一年还能挣个十多万,几年下来,为家里也增加了不小的收入。”和小古持一样观点的人大有人在,在他们看来,上学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早点出来打工赚钱,他们以及他们的家长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却忘了考虑如果有一天不能再开挖掘机、装载机,自己还能干什么?

这些年少时就步入社会的操作手们,现在的生活工作似乎还不错,可是谈到未来时,却充满了无力感。开了6年挖掘机的小游今年已经25岁了,14岁就开始外出打工,和以前相比,他对现下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还是比较满意,可是谈到未来,他却满是无奈:“我觉得开挖机已经没什么发展前途了,驾驶员越来越多,工作越来越难找,再干两年我打算买一台挖机自己干,慢慢攒点儿钱,或许会去做投资什么的。”

除了会开挖掘机,孙录还会开装载机,可是这对于迫切想要转行的他来说,并没什么差别,没有别的一技之长,想要离开这个行业,绝非易事。对工作和生活很有想法的小古对未来满是憧憬,可是谈到转行时依然无所适从:“这个行业近两三年会比较稳定,但是未来的形势不会太好,我现在正在观望,不知道自己转行之后能干什么。”“能干什么”成了这些人心中永远的疑问。

虽然有太多的不易,但是这些少年操作手依然和自己的兄长、父辈们一起奔波于全国各地,经历着和同龄人不一样生活,承担着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责任,其实他们已无法远离这个行业。



0
0
收藏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