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外行觉得是土嗨,内行看的是财道

见道网 2019年09月13日

印度

印度,这片看上去神秘不可思议的蛮荒之地,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片蓄势待发的财富之地。印度民族更全民陷入互联网的狂热之中,就像我们当初叫着”轻舞飞扬“不眠不休聊QQ的年代。

提到印度,第一印象是人多,多到坐火车就像耍杂技;第二就是治安,总有女性被强暴的新闻;第三是拉稀,各种饭食都是用他们深咖色的手抓给你吃。

但印度除了A面,还有B面:印度全民正在陷入互联网狂热中不可自拔。殊不知,在经济学家眼里,现在的印度就是99年的中国,将会迎来巨大的爆发。是一片黄金遍地的新大陆。

近两年,美国的Google工作人员发现相隔几千公里之外的印度,全国的手机会在每天早上8点集体出现卡顿。

开始,他们觉得印度遭遇到了国家队级别的黑客袭击。但当通过数据研究后发现,罪魁祸首并不是黑客。而是用来问早安、祝福的——夕阳红表情包。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我们国内年轻人所不齿的老年人表情包,但在印度,这些粗糙的土味图片,代表着友善、尊重与套瓷。互发这种图片问候,是印度人际交往中最新的潜规则;有数据显示:印度过年时祝福图的流达到200亿条。

印度早安图片鉴赏:三种不搭嘎的字体、不羁的排版风格以及蓝翔式的PS技术勾勒出了独具特色的审美。

不但普通人如此,就连印度总理莫迪也不能免俗。

在每天练完瑜伽以后,莫迪总理特别喜欢在一大早6、7点边吃早餐边给自己同僚发早安图。在2017年,莫迪还在一次清晨会议上就对那些不给他回复早安信息的人大发雷霆。他说:“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发了早安信息,但只有5、6个议员给我回复。”

能为这点小事发火的总理就只有他了

相比较普通的聊天软件WhatsApp,更吸引印度用户注意的是来自中国的抖音。在他们看来,有影、能动、能聊天的抖音要比facebook之类的传统社交软件要有趣的多。

自2017年抖音(tiktok)出海以来,已经在印度吸引了2.6亿用户,占海外用户总数的25%这也就意味着56%的印度网民下载了这款软件。

在印度,拍TikTok就是入流的表现,点赞高除了让人有面还能挣钱:一个红心3卢比,约合3毛人民币。基于此,很多印度人都像中国快手、抖音里的老哥们一样,想当网红、出人头地。因为流量就是金钱。

所以,有的穷小伙甚至会为了得到一部能拍抖音的好手机,不惜以身试法,偷盗手机,以求得到一次网红的机会。

一男子为拍抖音视频偷手机,被捕

不过,这些狂热趣闻只是印度互联网市场大有可为的一个小小表象,但却从另一个维度印证了这个人口13.24亿巨大市场的互联网经济潜力。

根据竺帆研究院《2018-2019 印度互联网创投生态分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印度互联网市场规模将激增7倍达到4900亿美元。

之所以资本能如此乐观评估这个市场,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背后一个数量庞大、且开化的人口红利。

印度人民迷恋的短视频APP,都made in China。

最多的时候,印度小伙Javaregowda的红米5手机里装了七八个短视频应用。有来自YouTube广告推广的Welike、Clip、ShareChat......这些应用后来又都被他一一卸载,因为手机内存有限,内容都很类似,他只保留了用的最频繁的TikTok和ShareChat。

2018年春节过后,短视频出海的风刮得猛烈,Tik Tok和Kwai(快手海外版)开始在多个国家的下载榜登顶,不少出海团队也盯上了这块蛋糕,一时之间,来自中国的短视频产品席卷印度,十多个玩家在此跑马圈地。

高光时刻在当年年底到来。在谷歌商店印度区2018年的下载总榜上,TikTok一举超越WhatsApp拿下第一,LIKE、Helo和togetU也挤进了前十,它们都是由中国团队开发。

在业内大多数人看来,印度短视频的格局已经基本上固定,是字节跳动、欢聚时代和阿里UC的三分天下,巨头之间尚可一战,小公司已无立足之地。商业分析平台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2019年5月印度短视频平台依然是TikTok遥遥领先,YY旗下的Likee短视频增长迅猛,字节跳动的Helo和UC孵化的Vmate紧追其后。

数据来自SimilarWeb。来源:志象网

2018年正是抖音和快手在海外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最终,抖音和快手的海外竞赛以抖音大获全胜而告终。数据显示,TikTok在印度的日活稳定在3000万左右。而头条则在印度全面开花。字节跳动全球公共政策总监Helena Lersch称,TikTok在印度的用户数已经突破两亿,Helo和Vigo Video的用户也分别达到了4000万和2000万。

现在的印度大城市里充满机遇,是互联网资本冒险家的乐园。

班加罗尔,印度创业的圣地

作为曾经的英国总督府,班加罗尔是全印度第一个有电灯的城市,有工业加成:比如二战的时候,这地就是为驻印美军航空队工业大后方;《英雄儿女》里高呼”向我开炮!“的王成手里拿着爆破筒,最早也是这开始生产的。

世界上第一根爆破筒,Made In India

印度创业者都希望自己能做下一个微软或是苹果,这种能改变世界的企业。

比如从2017年开始专注于安全机器人的创业公司 Hacklab.in就是其中之一,经过两年创业,公司规模现在已经从4个人变成了15个人,办公室也从地下室搬到了班加罗尔的写字楼。在搬离地下室前,他们用最新制作的机器人上香,预祝自己未来财源滚滚。

在印度,只要你有想法就可能成为印度马化腾、印度张朝阳。所以,越来越多的印度年轻人希望在IT行业里当程序员。虽然印度程序员平均481918卢比(人民币48000)的年薪,放在中国来看实在太少,但对于国家人均收入112000卢比(人民币12000元)的印度来说绝对算的上高薪。

from:glassdoor

为了在印度全民普及互联网,政府意图在2025年前:达到网民8亿、经济突破5万亿的目标;快一点进入互联网时代,大力普及智能手机,越过PC,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为了刺激互联网普及,印度政府将流量资费下调,印度人获取资讯的门槛越来越低:玩手机从来都不找WIFI,都是开了蜂窝数据直接干。

全球移动数据使用数据印度人第一,月平均使用8.48G

截止2018年底,印度互联网用户达到4.62亿,但渗透率却仅为32.35%,还有近10亿人的市场等待开发,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市场还有很多挣钱的空间。

互联网蓬勃而出的趋势就像宝藏,让恒河沃土变为财富之地。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说“21世纪,数据就是石油”,在未来他还有更宏大的计划。

南方发展最好的大城市,正在与北方乡村产生巨大的文明分层。在经济尚未发达的地方,种姓制度依旧在发挥着巨大作用,让低种姓劳动力陷入卑贱地狱。

在闭塞的乡村中,种姓制度依旧发挥着作用:高种姓人坐着,而低种姓的人只能蹲着

而在发达城市一片欣欣向荣,是现代城市,人们的生活方式与中国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打车有Ola、网购有Filpkart,甚至连出行安全都自产自销的推出了ONE TOUCH。

8毛起打

所有的资本都在关注印度,早在2017年巴菲特就曾说过一句相当有证明力的决断:

“印度的潜力令我兴奋,只要你告诉我印度有一个足够大的好项目,我现在就跳上飞机过去投资。”

说完这话没几个月,2018年8月,巴菲特掌下的波克夏集团,对印度支付宝-Paytm进行了一笔2.8 -3.5亿美元的投资。

现在,印度人跟中国差不多,干啥都爱移动支付,再也不用担心忘带钱包。

事实上,除了巴菲特以外,很多你叫的出名的大企业、大财团,早就开始布局这块新大陆了: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美国的谷歌、亚马逊和印度本土的Flipkart都在花大价钱努力建立起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期借此征服这个新兴市场。

截止2016年,阿里巴巴已经在印度投资了233亿美元

在印度互联网领域,更是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中、美、印三国资本相互争夺新市场。

他们在这套生态领域里优先发展自己的业务,并在其它领域以并购的方式扩大战力、熟悉市场之后,再向本土化运营蜕变。

社交领域里,主要是中国和美国正在开展海外斗法:其中最惹人瞩目的是今日头条旗下的TikTok正在撼动扎克伯格FaceBook以及旗下公司的垄断地位,它的活跃用户数每年都在以倍数增长,并在今年2月下载量超过过去的老大哥。

电子商务领域上,美国亚马逊正在和印度价值最高的初创企业、被沃尔玛160亿美元并购的Filpkart展开拉锯战,他们利用每一个印度节日大搞优惠,为争夺控制权大打价格战。

而在其它领域:印度网约车市场上的腾讯投资的Ola和Uber、订餐里的美团投资的Swiggy和阿里巴巴的Zomato,都正在复刻中国过去互联网行业的补贴大战。

基于此,印度正在成为一个资本的必争之地。

所以,巴菲特和资本都对印度这么狂热,是因为他跟过去的中国太像了:庞大的人口、未被充分开放的市场、廉价的生产要素、相对稳定的政治体制、充满幻想市场的这些特点,都在表明:现在的印度,充满潜力。

蹦蹦app,堵车首选,望京程序员梦寐以求

不得不说的另一面是,与潜力相伴的是危险与困难,在一些分析家看来:印度市场贫富差异导致的人口商业价值过低、基础建设落后、以及难以捉摸且腐败的政府,都是难点。

此外,时常还能听到一些出海印度的企业在抱怨,除了,印度文化语言不通啊、习俗不了解之外,听见最多是印度政府:要求注册外资企业,必须得有印度人进入董事会的法律相当不满。

但,如果这个市场什么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赚大钱的机会?

钱难挣,屎难吃;富贵险中求,印度市场从来不是做短线、赚快钱的乐园,他是专属于有耐心猎手的丛林。

所以,分析师们一辈子只能坐在屋里坐而论道,而真正聪明的投资者已经买了一张机票在路上。作者/见小道,编辑/桑海斌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