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在非洲,日本不得不跟中国成为朋友

见道网 2019年09月19日

中日两国不仅有竞争,而且有合作

很多中国人直到今日仍对日本看不顺眼,这种不顺眼毫不掩饰地体现在各类影视作品中。无论是正儿八经的抗战电影还是奇葩的抗日神剧,日本鬼子的下场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被拳打脚踢枪打炮轰再平常不过,再惨点的,被徒手撕成两半,或八百里外被一枪爆头,咋看咋过瘾。据大致统计,死在中国抗战题材影视作品中的日本人已有数千亿之多。

每逢九一八,网上总有不少中国民众放狠话:“啥时候再来一次中日战争,我们揍死他丫的。”

如他们所愿,一场战争已在中日之间打响。与大家心心念念的“反攻东京”不同,这次双方的战场远在非洲;与想象中枪林弹雨震耳欲聋的物理战争不同,这场战争悄无声息却一样惊心动魄;更重要的是,中日两国不仅有竞争,更有合作。

为什么是非洲?

非洲近代史用俩字就可以概括:血和泪。

虽然最早入主非洲大陆的欧洲人以宗主国、父母之邦自居,但所作所为实在不像是爹妈该干的事情。仅仅看非洲各国的地图你就能窥知一二:欧洲人直截了当的用刀切几下就切出几个国家来。中国孩子被告知伟大祖国疆域像雄鸡,意大利孩子知道他们的国家像靴子,非洲国家就有意思了,国土是方的,像块砖。

二战之前的很多年里,非洲各国惨之又惨。更确切点说,那个时候还不能称之为各国。非洲的土地为欧美生产棉花、甘蔗等作物,非洲的人口则作为欧美零成本的劳动力。有一件既搞笑又残酷的真实事件:西方媒体当时热烈的讨论了一件事情:非洲黑人的血缘到底跟人类更近还是跟猩猩更近。直到100多年前,还会有非洲黑人被养在动物园中供白人参观,并被迫和猩猩住在一个笼子里。

欧洲展出黑人的广告

和猩猩一起被展出的黑人

二战以后,非洲各国纷纷独立。一向主张“天赋人权”的西方社会却觉得非洲的独立是出于西方的恩赐。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人嘴上说给非洲自由,身体却很诚实,不遗余力的想让非洲继续成为他们廉价原料供应地。

即使在目前,非洲各国的主要贸易对象还是以前的宗主国,非洲各国之间的贸易量却很低。非洲国家之间经贸往来不活跃只有一个原因:经济产品同质化严重。

遥想当年,几百年前的中国中原地区在北境跟少数民族搞贸易,丝绸粮食换牛羊皮革,虽然单一但好歹不同。非洲各国就尴尬了,你种的是棉花我种的也是棉花,边境一碰头,大眼瞪小眼。没办法,俩剃头匠还能互相剃剃头,俩棉花大国除了交流种植经验也不能有更深入的交流了。于是,非洲各国只好继续给原宗主国种棉花。

无数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没有哪个国家甘心永远呆在产业链下游,充当出力吃不饱的原材料生产地。种着种着,非洲人觉得不对劲。你们电气化我们种棉花,你们智能化我们还是种棉花。娘的,不种了!

日本早早进入非洲市场

许多非洲国家认识到,要想在世界经济这个大盘子里多扒拉几口饭,就得摆脱单一低端的产业结构。

在非洲各国原宗主国看来,非洲这是搞事情。除了安安心心地种棉花,别的都是不务正业。当然,饿着肚子的非洲才不相信欧洲的这些鬼话。表面上嗯嗯啊啊,心底里叫骂:

欧美国家对非洲失去热情之际,日本盯上了非洲市场。虽然中国早在建国之初便开始对非洲各国进行援助,但在正儿八经的贸易往来方面,日本比中国更早。1993年,非洲发展大会成立。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个影响力很大的非洲会议由日本牵头成立,举办地也在日本东京,甚至正式的名称都是东京非洲开发会议。

日本为什么如此看重各大强国都不热心的非洲市场?这个就得说到各国的经济特性。简言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短板,很多时候,某国能否实现经济目标并不只取决于它的长处,更取决于它的短板。如中国的长处是地大物博地缘环境较好,短处大家都耳熟能详,“工业基础薄弱人均生产力不足”等;美国的长处是远离欧亚纷争,短处是离欧亚大陆有点太远了,只有欧亚大陆乱了美国才有机会发财,所谓“欧亚不乱美国不强”;欧洲长处是经济发达工业历史悠久,短板是地缘环境复杂,一冒头就有邻居搞你,吓得大家都一边高,“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日本呢?工业基础好、技术积累厚,产业链完整金融业也很发达,特别短的短板只有一个——资源奇缺。近代以来,日本所有的战略都是围绕资源展开的。国土面积狭小、能源对外依赖度高,就连原本不是问题的人力现在也成为了日本的稀缺资源。日本老的老小的小,老龄少子化严重,吃饭的嘴多、干活的手少。

怎么办?抬头在世界范围内扫一圈,发现非洲简直就是为补齐日本短板量身打造的神奇大陆。地域广阔人口众多能源丰富潜力巨大,最关键的是还穷。穷的好处很多,本土企业既小且弱,遍地黄金就藏在百业待兴之中。

1993年,趁其他大国在苏联解体后在东欧地区明争暗斗抢夺资源,日本瞄上了非洲。

一群皮肤黝黑的非洲国家元首抵达日本东京,参加第一届东京非洲发展大会。看完相扑喝过清酒,趁着高兴日本人给非洲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前景:日本承诺增加对非洲的援助发表非洲发展东京宣言,承诺在非洲实施政治和经济改革,推动私营部门发展,加强地区合作和一体化,以及借鉴日本发展经验促进非洲发展。

这段宣言看上去官方味道很足,显然日本把自己当做了非洲未来主人翁。除了几个文案就能搞定的虚头巴脑的美好承诺,非洲人显然更关注真金白银。日本对非洲投资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开始,但投资规模一直不大。"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以后,日本政府先后建立了非洲投资倍增支援基金、非洲贸易投资促进机构、日非官民经济论坛等促进日企对非投资的平台,并致力于打造良性的"援助投资"互动机制,客观的说,日本对非投资的机制化建设不断完善。

日本对非投资的领域和地域较为集中投资领域集中在能源领域,且对非投资总额的50%以上集中在南非共和国这至少说明了以下几点:一是日本投资非洲的功利性很强,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收益;二是日本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把子弹集中在狭小的领域与地域其实也是无奈之举;三是日本政府的号召力不强,想象中的国家资本带动民间资本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日本在对非投资上的雷声大雨点小,直接导致他们硬生生的错过了在非洲的黄金发展机遇。

日本人彼时肯定不会想到,昔日孱弱的中国会成为其在非洲市场上最强大的对手,强大到除了跟中国做朋友别无他法的地步。

后来者居上 

要说起中国跟非洲的交流,远有丝绸之路郑和下西洋,近有援助非洲兄弟被“抬进”联合国,但真正跟非洲进行更深入的经济交流却一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日本雄心勃勃的站在非洲大陆畅想未来时,中国人还在恶补落下多年的功课。

后来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了,中国锐意进取一路猛追,一不留神就超越了各大强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后,中国跟沿线各国做起了生意,非洲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对此,日本人很着急,摆好架势要跟中国一战。但万万没想到,战争刚一开始就结束了,日本人终于体会到用步枪对抗飞机大炮的感觉。

1993年至今,日本在非洲共投资470亿美金,比不上中非之间一次会议所商定的投资额。日本想在非洲干1万块钱的事儿,口袋里却只有100块钱。经历短暂挣扎,日本放弃了赶超的念头。

除了资金,对非政策也是中国的优势。

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引发了热烈的掌声——

“中国在合作中坚持真诚友好、平等相待……坚持做到‘五不’,即: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中国希望各国都能在处理非洲事务时做到这‘五不’。”

这是中国与西方在对非政策上最根本的区别所在。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的研究表明,西方附加种种政治条件的“致命援助”,使非洲国家沦为援助对象而非发展主体,在发展方向和操作方式上听命于西方捐赠者,丧失了发展的自主性和发言权,也扼杀了发展的内在动力。而非洲真正需要的不是援助,而是发展。

尼日利亚的《先锋报》是这样说的:与西方不同,中国不霸道,它没有宣称它的敌人必须是我们的敌人,也没有要求盟友加入地盘争夺战。相比之下,当美国人与其他国家作对时,例如与土耳其和伊朗的持续争端,美国坚持,其他国家要么加入经济制裁,要么受到惩罚。中国人告诉我们,蜡烛不会因点燃其他蜡烛而失去亮度,而是让世界变得更加明亮。

肯尼亚的《民族日报》则更明确地指出:对非洲来说,中国是一个有价值的合作伙伴。它努力打破基于几个世纪欠发达的古老的‘贫困陷阱’

2018年,中非双方贸易额达到了2042亿美元,中国也连续十年成为了非洲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近年来,中国企业在非洲大陆建设了6500多公里铁路、6000多公里高速公路、200多所学校、80多座体育场、数十座政府办公楼、议会大厦和大量的机场、港口除了非洲人梦寐以求的基建,中国与非洲在金融、科技等方面进行着广泛地合作。更重要的是,在非中企中的90%是私营企业,充分展示出中国对非投资的多样性。

中日合作从非洲开始

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这个朋友是打出来的。

2016年,美国自由港因资金短缺准备出售刚果腾科的开采权时,日本作为首轮接盘方,上到首相府、下到参与竞标的企业志在必得。日本没有想到,中国洛阳钼业半路杀出,而腾科矿区的主权国刚果也鼎力支持中资企业夺下腾科矿区这一役被外界视为日本在“中日非洲之争”全面落败的一个象征。

在资金、人员、政策全面落后于中国之后,日本紧紧抓住“技术”这一救命稻草,试图来一场绝地反击。但曾出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的大门毅说:“20年前,中国在技术上几乎各方面都落后于日本。但此后这一巨大差距已经缩小。就铁路系统而言,在技术或速度方面,中国已经掌握了日本能够提供的所有技术。

20198月份闭幕的最近一届东京非洲发展大会上,产生了一份颇具意味的会议宣言。这份宣言中对日本提出的种种政策非洲并没有用“支持”这个热烈的字眼,而是用到了“关注到”这个有点冷的词语。可见,非洲想要跟日本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

相反,虽然会议在日本举行,非洲参会人士还是不吝对中国示好。面对西方媒体“中国在非洲部下债务陷阱”的说法,非洲开发银行行长阿金文米·阿德西纳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中国根本没有刻意让任何国家负债的计划。中国正在履行非常重要的作用,即基础设施方面的作用。非洲并未陷入债务危机。

种种迹象让日本愈发认清了现实。日本媒体开始一边倒的呼吁中日两国在非洲展开合作。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记者会上称,如果非洲有符合高质量的国际标准的项目,中日推进合作的空间巨大

日本发行量最大的《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内部消息称,正在研究邀请中国参与日方此前在非洲实施的基干道路整备工程等项目。外务省称,在日本提供资金支持的非洲援助项目中提议与中国展开合作尚属首次。报道称,此前中方提出了涵盖亚非的巨大经济圈构想一带一路,本次日方体现出了与这一构想展开合作的姿态。

而外界早就注意到:日本开发援助政策的优先地区与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优先地区几乎完全一致。日本外务省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我们不能再拒绝与中国的合作,中国拥有巨大的金融和技术力量

日本首相安倍作为一个保守政治家,对与中国展开合作始终心存芥蒂。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他正在对中国持更加开放的态度。近期包括安倍在内的日本政要于多个场合向中国示好,不仅有意实现中日高层互访,对一带一路也不冷淡。

有媒体看的更远:“中日两国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展开深入合作将从非洲开始。”作者:宋晓波

0
0
收藏
评论 0